共和国里当司机——刁大犬刁师傅之全员脱贫

        自从刁师傅信誓旦旦地向全体中国乘客立下了一定会打响并打赢“脱贫攻坚战” 的愚公移山之志,坚定不移地确保到2020年所有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一道迈入全面小康社会,将“贫困”一词从中国的词典上抹去后,便心神不定地想着如何圆自己吹的牛逼。

        在2020年来临之前,一天晚上刁师傅来到某贫困山区暗中视察,发现路边一个破木棚里,几位农民正啃着烂菜叶和苦野菜,他们正聊得不亦乐乎。

        “各位,今天晚上,我们将讨论如何建造木棚和建设射惠主义。”

        “老张,可我们没有木板了,你要咋修呢?”

        “老李,闭上你的舞铲阶级臭嘴,国家没钱没能力不一样在建设射惠主义交通?那我们就在没有木板的情况下,直接研究第二个问题。 ”

        “放你的供铲主义狗屁,刁大犬那孙子天天谈射惠主义,它要真能实现还要人日夜不停地说吗?这个国家越缺啥就越强调啥。”

        “唉,老李,我老谢作为一个读过书的人跟你讲道理,滋苯主义交通人人都有货币,射惠主义交通人人都没有货币,而我们现在正处于过渡阶段:有的人有货币,有的人没有货币。所以状况还是很乐观的。”

        “哈哈,一个个啃着破菜根学毛师傅搞批斗大会呢,我脖子都快笑歪了。赶紧讨论讨论今天晚上吃啥,我想吃腊肉蛋炒饭。”

        “呵,老刘,又在这玩画饼充饥呢,谢大爷就陪你聊聊。我想吃猪肉大葱包子和凉拌韭菜。”

        “哎!硬说想吃啥,我倒想吃扬州炒饭和水煮蛤蟆。但我现在啥也不想吃,我们聊天的时候老李哪去了?外面什么时候停了俩坦克?”

        视察的第二天早上,整个村庄的村民都领到了一张夹边沟永久居住证,但有些村民实在是太贫困了,刁师傅只好用物理方法将他们从贫困中解救出来。大犬开着履带沾满血渍的黑色高级轿车,很开心地庆祝自己完成了一个小任务——消灭了该地的贫困乘客。

        刁师傅回到中南海驾校,找到胡吸精胡主编说:“扶贫有几种办法,一是消灭贫困本身,二是消灭贫困的载体,三是没有人认为这是贫困。但前两种都我都试了,太耗时太耗力。控制了语言就控制了思想,你赶紧给我写篇几万字的文章还是社论什么的,重新定义贫困与小康,顺便夸赞一下中南海驾校这些年来在扶贫工作上的丰功伟绩,让中国乘客知道自己是不贫困的。”

        胡吸精很为难,写了篇十万甚至九万字的文章,吹起一阵射惠主义浮夸风,让人人都活在脱离贫困、奔赴小康的幻想之中。后来刁师傅在自由高速上开倒车,中途对一位刚因维权被供铲主义铁拳毒打,妻女得了肺炎被隔离,住房被拆迁办碾平,社交账号因违规言论导致封号,公司由于豆腐渣工程塌方摧毁,还几乎面临失业的996程序员乘客询问道:“请问你在中国的生活幸福吗?”

        “我觉得自己在中国的生活不幸福,但我坚持反对自己的这条意见。因为在我看了新闻联播,在我看了《新华社》、《人民日报》、《环球时报》、《观察者网》、《澎湃新闻》、《文汇报》、《大公报》等媒体后才知道,我原来过得多么幸福。”他的眼神似乎在告诉刁师傅,他已经获得了精神上的幸福与胜利。刁大犬很满意又很可怜他,送了一张夹边沟永久居住证结束他的苦难。

        又一次刁大犬开往非洲的路上,载着两位乘客,分别是来自外国和中国的记者,他们互相交流着工作经验。突然外国记者问道:“听说香港交警非常暴力,无数香港乘客惨遭他们的毒打与摧残。而你们却报导香港交警很克制,还说香港乘客是一群马路流氓般的暴徒,你们伪造新闻难道不违背新闻工作者的良心与道德吗?”

        “你胡说什么?”中国记者毫无愧疚地说道,“伪造新闻是胡主编和中南海驾校的事,我这个记者负责报道他们的新闻,所以我一直在行自己的本分啊。 ”

        “那为什么你们还报导一些无中生有的事?”

        “因为我的工作就像画画。我在尝试画出现实中不存在的东西,只有这样我才能知道如何建设射惠主义道路。”中国记者一脸不屑地说道。

        尽管他们不知道刁师傅的脸色已经比被满脸喷粪并吸了几升沼气,又像是被特师傅调戏强奸一番,最后表情扭曲地五官上下颠倒180度还难看,仿佛他在表演京剧变脸一般。

        “不过为什么中南海驾校不急着殖民火星?”外国记者似乎聊起了题外话。

        “因为要是中国连殖民火星都做得到,第一,乘客们会抱怨为什么连住房问题都解决不了;第二,如果宇航员拒绝回来怎么办?”说完一脸自豪地看着对方。

        “我的一个同事来过中国多年,他认为这里交通制度糟糕极了,像是最近还有人把车开进故宫却没收到罚单。”外国记者又聊回正题。

        “我认为供铲主义交通制度很好,因为他解决了其他制度不存在的问题,还激发了乘客的想象力。比如可以在民主大道上开倒车,最常见的困难永远是‘暂时的困难’,在中国养猪却在美国吃猪肉,捐给困难乘客的钱进了司机们的口袋里。”此时刁大犬气得就差把方向盘塞他嘴里了。

        “为什么上帝让亚当选择他的妻子,却只把夏娃带到他面前?”外国记者急忙转移话题。

        “说明上帝是个有着先进思想的供铲主义者。”

        “”为什么许多宗教的先知或创始人,不是文盲就是没读过什么书,比如穆罕默德?

        “”这时新时代中国特色射惠主义的优越性立刻突显出来,它的提出者是个小学生。”两人顿时哈哈大笑。
       
        “为什么刁师傅不愿让乘客信仰宗教,还把自己的画像摆在宗教建筑里?”外国记者小声问道。

        “因为宗教的说法是,人们先经历苦难,之后一位伟人降临,给人们带来幸福。而现实经验则是人们先经历苦难,之后一位伟人给人们带来供铲主义,人们才知道他们已经历过幸福。”

        突然封闭的轿车里一黑,响起一阵急促的声音。当灯光重新亮起后,只剩下了外国记者,他没敢多想便匆匆下了车,却不知另外一位正被八千万卷胶带裹成了一个包子,正泡在车后箱沼气蓬勃的蓄粪池里,胶带中还插着一张夹边沟永久居住证。

        刁师傅为了向世界展示自己的扶贫成果,此行特地亲自邀请非洲的十几位司机,来借鉴自己的成功经验。“我们中南海驾校采用了最新科技,这辆六四牌黑色高级轿车,具有海陆两栖与无人自动驾驶等功能,不仅在于能坚定不移地开倒车,关键在于能坚定不移地开倒车。不妨我们先做个中国梦,等我们醒来便梦想成真。”于是众司机纷纷躺在车里的“习梦思”上睡大觉。

        车行驶几个小时后,一位司机醒来问道:“请问我们到哪里了?”刁师傅向车外伸出一个包子,包子迅速被几个人吃掉了,但回赠了一个吻在他的手上。“我们还在非洲。”

        又几个小时后,轿车经历印度洋上的风狂雨骤,一路颠簸上了岸,另一位司机醒来问道:“请问我们到哪里了?”刁师傅继续向车外伸出一个包子,不一会满手都是口水,“我们到新加坡了。”

        与此同时,在刁师傅的住宅里,媛媛正裸着身子,忙着与王教练、栗教练等十几位司机教练,表演“农村包围城市”,那粘稠白色的革命的种子,遍布媛媛身体的每一寸肌肤,就连她那美丽的歌喉,也塞满了众人的红色思想结晶。唯有“精欲满膛”一词能形容媛媛在这场轰轰烈烈的革命洗礼中的感受。突然床边响起了电话铃声,媛媛拿起了话筒,传来了一个陌生人的声音。

        “您是哪位?”

        “我是他的高中同学。”

        “不可能,他连初中都没毕业,怎么会有高中同学,刁大犬什么时候也没上过高中。”媛媛不假思索地挂断了电话。

        把目光转回到刁师傅身上。还是几个小时后,几位司机同时醒来问道:“请问我们到哪里了?”刁师傅再一次向车外伸出一个包子,一颗催泪弹径直地向他砸去,直接把包子砸得稀烂。“我们到香港了”

        很快所有司机都不耐烦地醒来吼道:“请问我们到哪里了?”刁师傅最后一次向车外伸手,不仅包子不见了,伸回时连手上那块价值八千万美元的名牌手表也消失了。“好了,各位司机们,我们到北京了。”刁大犬咧着嘴笑道。



        不久之后,又一位代表华盛顿驾校的记者来采访中国乘客,调查当地乘客的生活幸福度。他惊讶地发现,去年的调查结果为有89.64%的乘客,对自己的生活与交通出行很满意,今年居然上涨到99.60%,意味着几乎所有乘客对刁师傅的驾驶能力没有什么意见。“难道真是刁师傅让中国实现全面小康的功劳?”他不禁这么想到。

        但记者在拜访刁师傅的家乡时,竟不知不觉地坐着一辆卡车来到了夹边沟。他发现这里人山人海,每个人都在撸起袖子加油干,没有人吃饱了没事干。记者找到一位正宽着衣服,准备不干了,睡大觉的乘客。

        “这位乘客,你好。请问你的生活幸福吗?”

        “当然幸福啦!我刚从疯人院出来就找到了工作。”

        “请问你一个人生活吗?”

        “不,我有许多舍友。比如一位爱讲故事的老者,一群喜欢戏剧的剧迷,还有一个心灵手巧的老太太和一名健谈的画家。我们一起在一个不足十平米的房间里生活,一点也不孤单、不寂寞。”

        “请问你们的工作是什么?”

        “有的人负责扛麦子,有的人负责捅沼气池,还有的人负责在夹边沟盖房子和修建交通设施,剩下一种人负责搬运前三种人的尸体。而我负责对他们进行思想教育,我一天要教几千人。”

        “为什么你会当老师呢?”

        “共和国司机都是个小学生,疯子还不能当个老师?更何况我没疯,但刁师傅说我疯了,那就是吧。”

        “你平时这么勤劳的工作,一定有很多积蓄吧。”

        “有啊,这里发放工资有个特殊规定,以《学刁墙国》里的积分代替工资,每个月发放3000积分,而我存了有10万积分,因为我准备买一双靴子。”

        “这么说你们的日子一定很穷苦吧。”

        “有些事情要辩证地看,不能一概而论。比如这里有块写着二十四字射惠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牌子,放在这里是正能量,举起来在街上走一圈就是负能量。同理,虽然我和你相比显得很穷苦,但是在夹边沟大家都跟我一样贫困,所以相对来说我们一样富有,不能算是穷苦。”

        “请问你们平时有什么娱乐呢?

        “本想比赛爬山,比赛拔河作为娱乐。但这里没有山,山在刁师傅的巴拿马账户里,是一座座金山银山;这里也没有河,河在计生委的下水口管道里,是一条条赤河血河。”
       
        “这么糟糕的生活,难道没有对此不满意的乘客吗?”记者急切的问道。

        “有啊,他们都在你脚下呢,早已化为了射惠主义交通道路的基石。”他似乎已经习以为常,很轻松自在地答道。

        结束采访后,代表华盛顿驾校的记者觉得中国是个神奇的国家,这里有着令人不可思议的乘客与司机,还有魔幻的交通制度与基本法。但更神奇的是,他发现自己的钱包刚刚在和乘客聊天时被偷了,尝试在路边搭车却无人理会,于是记者大喊道:“I'm from America!”瞬间就有数十位交警从一旁窜出,并专车接送他前往最近的国际机场还包票回家。
29
冰棒外交 2020-01-20

14 个平论

迟来的屑作~本人刚放假不久正准备年货和回老家的车票,没时间上膜乎乳包和聊键政。本文借鉴的段子有点少,下文再试着收集八千...万个膜友的优秀问答。
置顶已经安排上了😁先顶后看。祝回程顺利噢
感谢祝福,也祝各位在春节回家路上,小心不要被扶贫或者拉清单哟。同时希望那些吃饱了没事干,正盯着膜乎一举一动的网警,不要干这种事情,头上三尺有领导,小心三只手合力炒了你,年终奖都给你扣光了。
匿名用户插个楼,匿名用户今天刚刚在便衣陪同下,乘坐跨省专车,开始对户籍所在辖区派出所的非正式访问。和匿名用户会晤的黑皮介绍说,因为匿名用户刚刚超出了4000经验值,上面的领导直接一句话,就将匿名用户从工作的城市直接带回了老家。各位买不到回家车票的膜友们可以尝试一下哦,学习齐主席和匿名用户,多发几个暴力乳包的帖子,车票就不是问题啦
这么好?那我回国的机票是不是也可以这样省了啊?
不要啊,警察 
全面脱贫不如犬面脱皮~下次可以考虑下加入最新的“粪坑先生”“胞波”梗~
可以啊,你觉得是用现有苏联笑话作为模板套上去好,还是我自己写一个,更容易让大家发笑呢?
自己捣鼓的更有意思,取材些苏联笑话也不错啦~
北美匿名用户亲测,刚刚在领事馆门口拉了个横幅,写了护照号和国内家庭住址,现在已经被架到飞机上啦~
雅作顶一个,顺便顶掉那个又屑又鉴的恶心ID。
孝 心 大 发
年终奖是不是快抢不到了?哈哈哈哈哈哈哈(维尼写史式狂笑)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习奥塞斯库,岿然不动的宽衣者,不以追求贸易逆差的通商者,颐使气指的庆丰大帝,金科律玉的修宪者,疯狂宇宙中遨游的维尼熊,满嘴书名的初中肄业生,倒车中疲劳驾驶的歪脖子司机,肩抗两百斤麦子十里山路不换肩的抗麦郎,初博连读的清华法学博士,不强自息的萨格尔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