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本人的观点详解左派右派

      本来打算继续更新《维尼熊的故事》,但是因为有一个网友在平论区留言指出粉红五毛的民族主义不是左派,所以我打算以我的观点发一下我对左中右派的认识:
     我认为左派有如下几种:民族共产主义(national communism),国际共产主义,社会主义,社会帝国主义,左翼民粹主义,毛主义,民族社会主义(national socialism),民主社会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social democracy) ,左翼自由主义。还有比较小众的基督教社会主义,基督教民主主义(部分是左派),无政府工团主义,无政府社会主义和无政府共产主义。以及国家工团主义,甚至我认识的一些法轮功学员也是经济上偏左(支持平等的)。还有一部分中国民主左翼(左翼公知)
     这其中,还有保守型和进步型的,中国大部分左派是在文化上保守的,支持传统文化。他们通常支持独裁。我其实是左派,因为我是支持民主社会主义的,我个人反对独裁和共产党。在文化上我支持保留传统文化的一部分(如孝敬父母,节欲,节俭),同时抛弃一部分不好的传统文化。而自干五小粉红其中有很多也是左派,他们通常支持共产党独裁,爱国又爱党,反对民主。文化上面至少反对同性恋,性解放等运动。我以前在中国认识的自干五几乎都“坚定”认为共产主义有一天会实现。但是同时他们拥共拥习。他们通常来说支持传统文化,支持民族主义,有反日反美情绪,盲目拥护中共直到亲自遭到特色主义铁拳的重击。代表人物:孔庆东,张宏良。
     西方的左派在文化和传统上和中国左派持相反态度,在经济上的态度比较类似(虽然精甚细腻的看的话他们的经济观点差别还是挺大的,我的小学博士的文化水平不足以细写他们的经济观点差别)。他们是美国受过高等教育的白人和女人。他们反战,反对歧视,追究表面的结果平等而忘记了程序平等(为了结果平等,搞出来很多错事,如亚裔细分法案),反对爱国主义,反对美国传统文化,反对独裁,通常支持同性恋。这些人有一个名字,叫“白左”。代表人物如桑德斯桑选手,沃伦沃选手,他们比那些中左派白左更实干,更左,是理想主义者,我支持他们的经济观点。还有一种中间派但是有貌似有一定左派倾向的的白左,比如希拉里,奥巴马。他们是代表美国华尔街富豪既得利益的人物,我认为希拉里奥巴马他们是左派的叛徒,并不如西方右派
     我认为的右派有如下几种:古典自由主义,法西斯主义,国家资本主义,资本帝国主义,民主资本主义,专制资本主义,皇汉,右翼自由主义。右翼民粹主义,无政府主义右派,个人无政府主义。欧美的保守主义。一部分基督教民主主义。还有一部分中国民主右派(右派公知)他们大部分支持传统文化,认为自由比平等重要。他们大部分认为宗教是非常重要的,可以使得人们坚守道德,他们大都支持低福利小政府。代表人物:特朗普,里根总统。他们比较支持爱国主义,比较支持民族主义。我虽然不赞成他们的部分观点但是完全理解他们为什么这么想。
      我认为中间派有如下几种:中间派自由主义,基督教民主主义,和一部分中国公共知识分子。他们支持有监管的市场经济,他们支持建立完整的福利制度又不失去自由竞争。
      中国公知其实赞成缩小贫富差距,大部分支持监管的市场经济,大部分支持福利制度,他们是中国的大脑,中国人的良心。
      实际上包子帝不是左派也不是右派,中国就是一个高税收低福利,大政府低责任的国家,向左来说没有平等,向右来说没有自由,不左不右。摊左派高税收的便宜又摊右派低福利的便宜,权利大责任小,可以说是无耻至极!
    
    
7
冰棒外交 2020-02-03

17 个平论

自干五总是认为中国现状是发展的必然痛苦,可是实际上如果不民主的话中共永远是这句话:现在的痛苦是为了以后的幸福...
我基本同意。這個世界的政治是一個很簡單的事情,就是繼承前人成功的經驗,維護秩序與競爭,實現發展。美國的議會民主制和資本主義市場經濟都是這種秩序的代表。

無論是中國還是西方的左翼、無論是如何避重就輕、詭辯煽動,其核心目的都是要顛覆這種秩序,實現流血革命、奪取政權。
 也有拿政府权利集中度分左右的,大家怎么看?
我就是那个人,看了贴主精甚细腻的分析,我自惭形秽,看来还要努力提高姿势水平。
个人一直认为,中国的左派不是左派,中国的右派也不是右派。中国现阶段只有民主派与太监派;民主派之间可能有意见分歧,但可以调和;太监派则反对一切反对它们主子的人。它们不追求平等,因为它们觉得红色贵族的特权是天经地义的;它们可能排外,但当主子要向外国献殷勤时,它们就立刻跟着主子跪舔,什么民族利益国家尊严都可以放下,“共存共荣”这种话都说得出口。
另外中国习惯把法西斯主义归入极右翼,但是法西斯主义的政策跟左翼政府如出一辙:一党专政、没收资本家资产(专指犹太人),国家统筹经济运行,靠基建投资拉动经济,重视劳工福利和动物保护(当时欧洲搞强制休假和动物保护的,是纳粹德国)等。感觉是左翼国家和学者不想认这门破落户亲戚,就推到右翼那边了,反正习特勒已死,你怎么划他成分他也没法怒斥了不是。
中国民主之后,我应该是左派,但在民主之前,我是民主派
用政府的權力集中度來區分價值觀上的左與右,就好像用菜式的辣度來區分菜系上的川菜和滬菜,是不全面的。

在當今工業革命、人類智慧作為第一秩序來源的今天,一般認為約翰·洛克的三大秩序要素(生命、自由、私有財產)與哪怕是最民主的政府,都有一定的衝突。因此,在我們的時代,政府本身是反秩序的。

出於這個原因,崇尚秩序的右派主張增進民間權力、低稅收、小政府、權力分散在民間,而不是集中在一個中央政府;而左派為了削弱秩序,主張擴大政府權力、打擊(非左翼的)民間團體、大政府、權力集中在中央政府。

這個範式衹適合工業革命、人類智慧作為第一秩序來源的今天,不適合其他條件。

比如說中世紀的歐洲,秩序的來源是領主與臣民組成的小共同體。有共同語言和信仰的小共同體組成政府,主要目的是便於組織騎士軍隊、防禦外敵。中世紀的戰車黨、紅黨是現代左翼政黨的鼻祖。當時歐洲嚴峻的環境使無信仰的費拉(fellaheen)難以生存,自然也就不存在世俗政府的可能;政府都是半教會半領主性質的。因此,紅黨是反政府的,要求推翻東羅馬帝國政府和各地方軍區政府,寧肯衹要社會主義的草,也不要資本主義的苗 全國內亂,也不要封建農牧經濟的殷實生活。

又比如在遙遠的未來,人類的某一個民族建成了「AI神」,由一個民選的人類長官團監督管理。人人裝腦插、作為AI神的系統終端。AI神用人工智能的絕對理性代替人的有限理性,而人的感情則作為輔助。在這樣的民族國家,AI神是秩序來源。崇尚秩序的右翼教派會主張擴大AI神和AI神政府的權力;而反對秩序的左翼教派會反對擴大AI神和AI神政府的權力。

所以話說回來,用政府的權力集中度來區分價值觀上的左與右,就好像用菜式的辣度來區分菜系上的川菜和滬菜,是不全面的。
不左不右
很上很下
666
左派当中托派,民社派,社民派,毛派 还有其他左派在当代中国根本没有发言的权利,现在只有保皇派奴才才能歌颂,除了歌颂 没有其他的,如果社会只允许一个声音,让不同声音闭嘴,那么剩下的这个声音就是谎言。
没错
我是民社,但是墙内我被认为是右派。。
我大概是一个“国家民主主义”这样的(虽然是自己我定义),大概是在民族主义框架之下建立起的一个民主化自由国家,毕竟自由的中国应该是走“本土民族优先”的政策,毕竟中国是中国人的中国,既然已经是中国人建立是民主政府——那么我们就应该清扫一直祸害中国的尼哥了
某个程度上我大概是庇隆主义者(即正义主义)
我以为自己是民主社会主义但是测出来了左派保守主义和民粹社会主义倾向
庇隆主义应该是左派法西斯主义,应该更接近于斯特拉瑟国家工团主义吧(如果说错了请指正)
可能是我说错了什么的吧,很抱歉呢
你的观点我同意,没有贬低的意思。但是我知道庇隆他是和工人阶级建立紧密关系,然后追求民族解放和国家复兴,所以应该算左派的国家社会主义吧?
或者是受到法西斯主义影响的左派国家主义?(没有贬低的意思)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