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e/Rubao 第四次主席之战(习维尼的圣杯战争 1)

 #本小说由党月宇宙,大国重工(笑)独家制作
#档案整理为  在迦勒底2000名master代表一致通过连任无限期的扛200斤宝具十里山路不换肩的奥尔加玛丽所长记录

    在这玻璃窗的窗外,堆积了寒风吹来的积雪,这是属于东北大兴安岭冰封森林的大地严寒之夜。

    在黑土地上所建的日式别墅里,一个小房间被徐徐燃烧的暖炉的热度所包围。

     男人坐在外面的长椅上,昏暗的走廊中,他若有所思的点燃了手里的香烟,伴随着烟雾的一吐一吸,在思想中遭受寂寞带给他的最大的惩罚。

      他或许有着被沉沉重压所围困的、超越人世的理想——他希望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都能幸福,一直在心底这样祈盼着。就像曾经那一个坐在德国的某一间暗室中沉思的大胡子男人一样,做着一个期待全世界都能大同的梦幻……但是,那真的存在吗?

     在这个世界上,每前进一步,在这一部被牵连的所有生命都会被放在牺牲和结果天平上进行称量——梦想的推进也一样——那个所谓的世界大同的梦想,又在好多时候何尝不成为巨大的谎言,带领着一代又一代人奔向地狱与坟墓,最后成就血火之上的枭雄呢?

     “近平大人!”

     一声焦急的喊声把男人从深陷的黑洞中般思思绪所拉出,迷茫的男人抬起头,看见的是面前被洞开一扇门,一个女仆……看上去还不到十六岁模样的娃娃脸的女孩兴奋、而不谱世事的喜悦着对他说:

     “夫人生了!”

     男人握紧了手松动了几分,在那让黑色西装崩得紧紧庞大身躯终于安定了几分。

     这个大概是他这段时间听起来,能算是最好的消息了吧。

     【01】

     在那温暖的房间里,一个女人倚在床上面含微笑,怀抱着一个新的小生命。

     而男人,站在一边,望着外面的雪花。

     婴孩,在母亲的怀里,缓缓的呼吸着,小胸膛也在微弱地鼓动,充满着新生命那柔弱的而又许坚韧的气息。

    “真可爱呢……”

     大概是还没有从产后的憔悴恢复过来吧,女人脸色依旧略显苍白,像是失血过多的人一般,但女人那玫瑰般不凋零的美艳容貌却未曾被掩盖。

    她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神色,虽有着些许由于生育疲劳而憔悴之颜,但她温柔的目光和微笑依旧熠熠生辉。

     “我们的孩子现在是多么的娇小、柔弱……
 
     女人抱着那孩子,就像怀揣了那温柔而润白的软玉一般。婴孩被爱不释手的爱意所轻轻倚靠,蜷缩在母亲丰满而润白的乳房前。

    “但是啊,你看呐,近平,她的眼睛却多么像极了你呢。能有着她……我们的孩子……真好……”

     的卧室围着床榻两边大理石纹的石柱徐徐展开,金碧辉煌的如大厅一样的奢华装饰,把这金边玉角所一砖一瓦搭建而起的房屋给尽数点亮。

    男人还是站在那窗台边,外界那翻飞的雪白,和他那黑色集齐一身的装饰所交融为一体,形成了格格不入的反差。男人的拳头握得紧紧的,如同从口中,挤出那不堪的话语:

    “爱丽丝丽媛……你会因为我而死……”

  但在他的背后,怀抱着孩子的女人,也只是微微一笑,点了点头,丝毫没有半点惊愕的语气。

    “我知道。这就是红二代家族中你我的悲愿,是我存在的原因,正因为我知道了你的理想,心中也有了和你一样的愿望,所以,才有了现在的我。”

    女人并不和其他人一样是自然界的创造物,而是由他人的之手的创造,作为为人造人而生女人,对于她来说,只不过是她理所应当的宿命。因为她知道,从出生起她就被限定了用途的,是党庇护下的红色家族作为魔术结晶的肉体,一个特别的容器。

    “是你引导着我,脱离了人偶一样的生存方式,你无须哀悼我是死亡……因为我已经是你的一部分了……所以,你不打算……抱抱我们的孩子吗?”

    男人颤抖着,握紧了拳头,依旧艰难着……

  “我……我……没有资格,抱住这个,孩子……”

    胸中,明明那家庭美满一样的温暖让他觉得喜悦,但是以后的命运却让男人心里闷得慌。不过善解人意的女人,还是对他温柔着,投以最真挚的无限爱意,毕竟一直以来,他们都是愿为同样的理想而生,也殉葬于理想。

    女人知道他所有的苦恼,完完全全地容纳,并且代替他承受住了男人的悲痛的心。

    “别忘了哦,谁都不用哭泣的世界,这才是你一直梦想着的理想对吧?还有八年你的战斗就会结束。你和我就会实现理想。当成就了最高权力的主席之位后,我猜命运一定会拯救你,并且实现你的理想的。

    所以啊,在那天之前,请你重新抱一抱咱们的孩子伊莉娅明泽。挺起胸膛,作为一个普通的父亲。”

    男人点了点头,挪动了身躯,一点点的选着了像着她的妻子走过去,就像是捧起一颗璀璨夺目的珍珠一般,想要抱住自己骨肉的女儿……

    【02】

    主席与权力之位,作为华夏所有事情发生的起源座标。

    那是所有红二代人的夙愿,也是这个社会根源之涡从万物开始到终焉,当如果能记录这个世界所有的东西,就可以从而创造这个世界的如神般是铁王座了。

    曾经,为了达到那个权力根源的尝试,从两百年前就开始了通过科举上位,到现在去真正付诸实践的极权革命,一直从古至今。

    毛,周,江。这三家族是最早开始的,他们企图推翻旧共和国,要实现在苏联人的传说中出现的社会大同的愿望。并且也期望可以能当上实现任何愿望的权力者主席的铁王座上,三个革命贵族家族互相帮助而战,终于推倒旧共和国而让被称之为万王之王的主席位置之战的再现。

    但是,大家所谓建功立业后,在知道那个主席之位只能一个人来的时候,合作关系开始变为血腥相互残杀的斗争形式。

  这就是主席之战的开始。

  从那以后,以五年为一个周期,新的主席大位重新出现。然后前代主席会选拔具有竞争权的七个红二代,把他们庞大魔力的一部份分给这些红二代魔术师,使之具有召唤被称为Servant的英灵的能力。最后让这七个人在大会议室中,通过殊死的决斗来判断谁更有资格拥有主席之位。   

https://i.imgur.com/UNTe2MD.png
4
冰棒外交 2020-02-14

5 个平论

如有什么好的提议,或者好的梗,请在下方留言
我的提议是你不要写得太难懂了,这样人气才能更多。。。虽然我能读得懂,但是我们的主席读不懂,也就意味着这个东西不够脍炙人口。
https://i.imgur.com/M4R6x9f.jpg
[好的,我会思考的
建议加入NSFW元素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奥尔加玛丽——遨游梁家河、挑两百斤宝具走十里南极山路不换肩的迦勒底所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