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丰实录之青年刁大犬

      深蓝的天空中挂着一轮金黄的圆月,下面是村里的沼气池,装满了黄澄澄的社会主义大粪。其间有一个二十岁的青年,左手拿着红宝书,右手拿着木棍,向那沼气池的导管捅去。那管子噗呲一声,溅得他满脸是粪。
        这青年便是刁大犬。我认识他时,也不过十六七岁,离现在将有四十多年了;那时我的父亲还在世,成份也好,我正是一个红小兵。那一年,正是上山下乡的年代。这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说是上千年才能轮到一回,所以很热烈。生产大队外墙上,大字报很多,检举揭发也很普遍,被批斗死的人也很多,还要防止一些敌特份子挖社会主义墙角。到了乡下人农忙的时候(各自工作按照成份分三种:一是贫下中农,按大队分配的工作量去耕作;二是黑五类,基本做一些很脏很杂的事,而且经常挨打且吃不饱饭。三是有些文化觉悟高的知识分子,负责喊喊口号传达毛主席的最高指示,也负责侦察潜伏在人民群众中的敌人)。忙不过来,村支书便对大队书记(也就是我父亲)说,实在不行就叫黑五类里的刁大犬明天来干干农活。
      我的父亲允许了;我也很高兴,因为我早听到刁大犬这名字,而且知道他长我三四岁,六月生的,命里缺屎,所以他的父亲叫他大犬。他是能扛两百斤麦子走十里山路不换肩的。
      我于是整日盼望明天,明天到,刁大犬也就到了。好容易到了明天,快到中午,父亲告诉我,刁大犬来了,我便飞跑地去看。他正在大队院子里被批斗,黄色的包子脸,头戴一顶大高帽,帽子上写着"反党反革命份子刁仲勋的狗崽子"。一个年轻的红卫兵拿着一碗从沼气池舀来的屎,恶狠狠的对他说:"他妈的,这狗崽子反了天了,居然吃饱了没事捅开沼气池,害的社会主义的肥水白白浪费了。你不是喜欢捅吗?咱拿这碗屎捅进你肚子里去!“说罢便拿起调羹舀屎,往刁大犬嘴里塞。这可见人民群众还是很宽容的,怕他饿死,所以在演了这么一出戏,让他能多吃一点。批斗完之后,便和我说话,于是不到半日,我们便熟识了。
      我们那时候不知道谈些什么,只记得刁大犬很高兴,说是这是下乡之后,吃得最饱的一顿。
      第二日,我便要他扛麦。他说:“那都是假的。我扛的都是书,我们城市里的资本家被批斗,抄了家,我就跑进去,捏捏资本家大小姐的奶子,舔舔她的小穴~等后一波红卫兵来的时候,我就马上和她划清界限扇她耳光,等他们走了,我就看看里面有没有遗落什么资产阶级的毒草。你还别说,什么都有:绣榻野史,肉蒲团,碧玉楼,金瓶梅……”
      我于是又很盼望同他一起去撩解大小姐和收割毒草。
      刁大犬又对我说:“现在不行,我爹已经被批倒批臭了,你和我一起偷跑出去到时候会连累你的。不如我给你看点书~晚上我回去看管沼气池,那里人少,你也去。”
      到了晚上,我顺着小路一路跑向沼气池,临近了,一股粪臭味扑面而来,我连忙掩住口鼻。刁大犬却早已习惯了,坐在那里岿然不动。
  “真臭!”
  “亏你还是土生土长的梁村人,连我这个城里的黑五类还不如~”刁大犬有些得意。接着,他脱下裤子,用拳头对着肛门锤了一拳,噗呲一声,一个小布袋子随着屁放了出来,上面还沾着他中午吃进去被二次消化的屎。他弯下腰,把袋子里的书掏出来,原来是一本图书,上面画着各式裸体女人,有东方的,西方的,还有非洲的。他们摆弄着各种撩拨男人欲望的姿势,各有各的情调,真可谓风情万种~
    "你居然藏着这种毒草,咱要不是朋友,就去举报你了~”
    "呵呵呵,告诉你个秘密,这是特供给领袖看的。俺爹在中宣部工作时搞到手的~"刁大犬一脸得意。
    "领袖?难道是毛主席?他老人家会看这个?“我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呵呵,小朋友,毛主席也是人,再说,这个根本算不上什么。文工团那伙婊子简直堪比古代的"秦淮八艳",经常陪着他老人家在床上交流社会主义思想呢~有一次,江青去侍寝,还给他带了一本小册子,那才叫有趣~”
    "那是啥小册子?“
    "就是有各种文工团女战士照片和姓名,以及她们生殖器外部样貌,想要的话随时点~"刁大犬边说着边咽了一口口水。
    "毛主席真是性福~”
    "那是,谁叫他是领袖呢。咱要有朝一日能坐到他那个位置,嘿嘿~"
    "别做梦了,你反革命狗崽子的帽子还没摘掉呢,现在大概还不如我这个大队书记的儿子吧~“
    "哎~“刁大犬叹了一口气,又和我一起翻了翻书。突然,里面有一本小册子掉了下来。
    "我了个马恩列斯毛啊,就是这本!原来藏在这里面!”刁大犬兴奋得叫出了声,如获至宝的端详着。慢慢翻看着,里面的女人穿着清一色的红军女战士服装,带着红星帽,手里握着长步枪~反面是她们裸体的样子,眼神迷离沉醉地看着前方,一只手抚摸着乳房,一只手掰开阴户,还有那地方的特写。什么形状的都有,海葵形、荷包形、馒头形、印笼型.........
      我越看越入迷,竟完全闻不到沼气池的臭味,人也越来越兴奋,呼吸声也变得急促起来。再看一旁的刁大犬,脸涨的通红,额头上的汗珠一点一滴地滴落下来。突然,他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一股暖流流遍我的全身,我竟然完全动弹不得。他用充满欲望的眼神看着我,说道:"你看起来挺秀气的,现在我已经被毒草腐蚀了,顾不得许多了,反正我也是反革命,管他妈的~”说罢扒光了我的衣服........(这段太哲学就不写了) 
        啊!刁大犬的心里有无穷无尽的艳丽事和大学问,都是我往常的朋友所不知道的。他们都和我一样,只看见院子里高墙上的四角的天空。
        可惜文革过去了,刁大犬须返城里去。我急得大哭,他也躲到沼气池旁,抽着烟叹着气,但终于还是返城了。他后来去清华读了博士,再后来当了地方官,但从此没有再见面。
23
冰棒外交 2020-02-15

11 个平论

沙发
二楼
鲁迅再生
青 年 作 家
带作家
https://i.imgur.com/M4R6x9f.jpg先赞后看。
好是好,就是有点臭
鲁迅再世,写得太好了
高雅创作文明,,,
贝尼托·墨习里尼
等等,不是有种病叫习得性无助吗?所以,包子扒光了迅哥的衣服,其实是想让迅哥肛♂牠。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