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平价伪《共和国里当司机--王师傅和吴师傅》?》

众所周知,《共和国里当司机》系列目前有六大篇,又名膜习五机(四天王有五个是常识,同理,膜习五机有六位)。其中邓司机和胡司机是对观司机,而江司机和刁司机为对观司机(有争议) 。

据说,有个红衣的混响男孩有一天他在刁海发现一头young创进了附近的毛遮洞,堵塞了。为了找到那头young出來,男孩因而对遮洞投掷包子,結果突开了洞穴裡的罩器,因而发现了一堆描写熙薄来传说的疯狂宇宙的蛊卷,其中还包括了这部怀疑是《共和国里当司机》系列的外传《王司机和吴司机》。“哎哟我操,这事好的。”防火墙上升到了新的高度。

《王吴》与正典的五经不同之处在于:它除了一部作品里同时描写两名司机(更像是当时的人后期为了捆绑销售而将两本合订在一起)以外,全卷只记录了主人公的言论,采取“语录体”的型态,并没有主人公的痣我奋斗,也没有记载历史的进程。

《王吴》收录了约114.514句主人公的话语,在书卷的卷头语上写道:

犯我司机者,虽远必诛!

该书由于仍未发掘完成,只有一点残片被公布;加上译者事小学博士,姿势水平不足,并擅自将不懂的地方以其他内容滥竽充数。以下是被硬点说是已经破译好的残片:

“你的提问充满了对司机的偏见,和所谓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来的傲慢,我是完全不能接受的。
你了解开车吗?你去过驾校吗?你知道我们从一个吃罚单吃得一穷二白的面貌把PM250公里(Pingmeter)以上的人摆脱了超速罚单吗?你知道我们现在已经成为机均八千...万的世界第二大司机体吗?如果我们不能够很好的保护后辈的话,我们能取得这么大的发展吗?你知道我们已经把保护因过于疲惫不幸追尾了黑色高级车的后辈而须承担了所有泽任列入到我们的驾驶准则当中吗?我要告诉你最了解自己的开车状况的不是你,而是司机自己;你没有驾驶权,而三浦有驾驶权,所以请你不要再做这种不负责任的提问。我们欢迎一切善意的这种指正,但是我们拒绝任何便乘即答的无端联想。”

“有些人被暴力团欺负惯了,认为开车的就是不能强。从进了谷冈的事务所开始我就想说“丘吉尔,肥肠抱歉“这句话话,结果被要求脱衣服并学狗叫转圈三遍啊三遍简直就是侮辱,跟被赵弹打击红案一样,我心里就说‘别等我一转攻势了’,现在这个时刻被我等到了,我说的就是个事实。...>>...>>...我没有错,一转攻势了不好吗?如果觉得不好,请移动,夺取对方的枪。“

“海外社区千万个,身份安全第一位,梯子协议不规范,枪毙亲人两行泪。当时我已经叫了最新的维屁安来接我的端口,但网络信号强度让我把定位挪到门口去,结果挪了5米都不到就被网警抓去大脑降级了。“

本文部分内容改写自维基百科死海古卷条目、多马福音条目和这里
10
冰棒外交 2019-10-26

7 个平论

我没想到,这位膜友的姿势水平那么高,你清华博士程度!本人的屑作居然还有同人作,关键是写得还不错。(毛师傅的故事这周之内会写完,但保不定什么时候发。)
维小的写作,很蟾愧!这篇东西本来昨天就应该发上来了,结果膜乎网页不明出错,像是被200近压垮了一样,好不容易码完的字全部被拉清单,发酵了。今天有时间就重新写了一遍,并且补充了近一半昨天没有的新内容。为了提防网页再次崩溃,一边咧嘴一边先写在笔记本里,去产生 。(产妇的产)(靠沙发,伸出右蛤蟆爪)
作为伪经呢,《王吴》具有强大的煽动颠覆性,自从被突开以后是更是受到广大狂热异端分子的追捧。

在没有肉身翻墙取得国际信息高速公路驾照的情况下,这些异端分子纷纷举着小破红旗拿着一本《王吴》代替正式驾照,无照驾驶上路,对各国正常行驶的司机横冲直撞,对国际行车交通状况造成了巨大的堵塞。

同时,大量狂热分子自己的破车在被赵家交警拦下砸烂的同时,依旧精神分裂,强行要代表赵家交警大队给一些批平赵家交警的外国司机开罚单。

因此啊,苦口婆心劝奉广大膜友,信奉 旧世纪 五 机和 新世纪 四 蝠 音才是通往 301医院获得永生的正道啊。

天安门的门是宽的,长安街的路是大的,最后进去陷进历史沼气池的人也多;301医院的病房门是窄的,走廊是小的,进去获得永生的人也少。
其实世界上还有很多伪京,像是成司机,普司机等。总有一天会发掘出来,并用爱心说诚实话。
现在呢,又传出一篇《王吴》的伪经,引用了正典中都督篇的成语“一派胡言”,该如何平价呢?

痣问痣答(尬笑):冲小记者横什么横啊...一点都不豪迈。 王外长 刁大有种 就去彭斯面前一派胡言把脏水给泼回去咯。
哼,一派胡言…不合时宜(华司机)
https://h.pincong.rocks/uploads/answer/20181020/3970b99cc060ad8d0b05281b8cb7401b.jpg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