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 重生之我是习近平(序章及第一章)

序章-少年平娃的烦恼

2049年10月1日,北京,中华联邦共和国临时最高法院宣读了对前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的一审判决书。法官以“侵犯公民人身权利、民主权利罪”“扰乱市场罪”“侵犯财产罪”“妨碍司法罪”数罪并罚,判处习近平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被告席上,年过96岁的习近平瘫坐在轮椅上接受了这一审判。即使他内心里绝对是不愿接受的,但他也没有任何余力来向这个判决抗争了。这场世纪审判通过网络在全世界进行了直播,没有一个观看直播的人能把这名满头白发、眼神涣散、表情呆滞且脖子歪向一边,看上去已经命不久矣的老人和当年那个“定于一尊、一锤定音”,被称之为“毛泽东二世”的大独裁者联系起来。庭审结束后,各地举办了庆祝活动,中华大地上,不论是年轻人、中年人还是老人,纷纷扮成小熊维尼、格萨尔王等经典乳包形象,举着写满“庆丰话”的标语上街游行,彻底释放了几十年来心中积攒的怨气。

此时,在陕北农村梁家河,电视机前观看直播的小学生六年级生平娃并不能理解,为什么大家对这个九十多岁的可怜老人抱有这么大的恨意。平娃所生活的陕北农村梁家河,当年就是因为沾了习近平的光,而成为中国首个村级直辖市外加特色社会主义实验区。这个村的新生儿童名字里往往都有一个平字,平娃这个小名就是这么来的。即使在经济危机最严重的本世纪40年代,这个农村受到的影响也不是那么大。有这层利益关系在,虽然平娃对习近平的六次连任也有微词,但每天用华为7G手机上网的他也明白,中国经济确实已经到了奔溃的边缘,再不改革,离亡国之日不远,但他更不支持北京、上海的大学生占领天安门广场、冲击人民大会堂和市政府、沿街破坏摄像头、“装修”墙上粉刷的标语甚至对一些共产党人进行“私了”的暴力示威行为。平娃依旧认为中国低素质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同时还有那么多境外反华势力、分裂势力在蠢蠢欲动,因此西方民主制度并不适合中国,再说了,民主之后就能把民生问题都解决了?平娃看不起这些自暴自弃的“废青”大学生,他的梦想是考上公务员,只要每个人尽自己的一份力,有一分热,发一分光,这个国家未来一定能变得更好。

但是事态的发展远远超乎了平娃的预期,中共当局没有足够的维稳经费镇压此起彼伏的示威罢工运动,习近平也因为心血管疾病发作而住进了301医院,党内反习势力趁机夺权,为了安抚示威群众,中共下令开始政治体制改革,本意只是装装样子,但中共的“假改革”反而成为了更大规模示威运动的导火索。最终在军队和警察全部倒戈后,中共彻底失去了对中国的控制,34个省级行政单位先后宣布要通过公投进行地区自决。大部分公投独立后的地区组建了大中华自治省联合体,新疆、西藏和台湾宣布独立建国。2049年6月4日,各自治省代表、民主运动人士在在天安门广场,宣布中共为非法政党,中华人民共和国解体,并呼吁各省人民组建中华联邦共和国。同月,各省代表、民运人士于北京召开了第一届中华大陆会议,会议上以刘晓波先生的《零八宪章》为蓝本制定了《中华联邦共和国2049年宪法》,宣告了中华联邦共和国的成立,并对新疆、西藏、台湾的加盟持开放态度。

根据宪法,新成立的中华联邦共和国立法机构迅速通过了《大中华地区人权与民主问责法案》与《共产党官员财产处理法案》,并和美国等国家展开合作,立即开始清算那些十恶不赦的共产党官员。一桩桩冤假错案被揭露,一个个政治犯、良心犯被平反,那些位极人臣的共产党官员则纷纷沦为阶下囚,等待他们的是全国人民的审判。

但是目睹这一切的平娃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平娃还没有体会过民主自由的好处,他只知道他的生活已经因为这民主、自由而被毁掉了。梁家河因习近平而闻名,也因此被示威者盯上,每天都会有大批示威者冲进村子,对习近平的“遗产”——图书室、知青井、沼气池等进行破坏。平娃的学校也停了课,早就到了该上中学的年龄的平娃的学历依旧停留在小学六年级。在平娃的眼里,这些示威者就如同鬼子进村,是赤裸裸的暴徒,是破坏他岁月静好生活的凶手。

平娃觉得,这些示威者和他们讨厌的共产党并没有本质的区别,都是一路人,这些人掌权后,肯定会做出和共产党一样的事情。当然这些话,平娃是藏在心里,只有跟村里的玲玲说过。玲玲是村长的女儿也是平娃的同班同学。平娃对玲玲有好感,天天缠着玲玲聊天,玲玲出于礼貌会认真听完,然后总是笑而不语,说一些场面话回应平娃,甚至经常在闺蜜面前讲平娃的坏话,但平娃却总是天真的以为玲玲也对他有好感,对这一切浑然不知。

于是,有一天,当示威者再次来到村子里破坏的时候,平娃叫来了玲玲,对着她说道“我要成为比习主席更伟大的主席,带领中国人民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然后不等玲玲回话,便带着一身装备冲进示威者的队伍里,朝着示威者们大喊“我支持习主席,你们可以打我了”,果然被示威者的拳脚相加,最后无力反抗的平娃被丢入沼气池,正好突开了导气管,溅得他满脸全身都是粪。

围观的示威者们都在狂笑,平娃从没有受过这样的屈辱。平娃从恶臭的沼气池里站起来,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暗恋的玲玲居然也在人群中偷笑,此时的平娃彻底丧失了理智,他只剩下了一个愿望,就是让这些人死,于是他掏出了口袋里的打火机,在导气管破裂处点燃了火焰……

第一章  平的围棋

再次睁开眼的平娃发现自己躺在一间陌生的房间里,一缕阳光穿过窗户打在了平娃的床上,他坐起身,又躺了下去。

“陌生的天花板。”

得知自己并没有因为沼气池爆炸而死这件事似乎让平娃有点失落,想着自己马上会被提起刑事诉讼,下半辈子可能要在牢里度过,平娃更不愿意面对现实了,他用被子捂住自己的头,不让阳光照射在他脸上。黑暗之中,平娃又想起了玲玲,不知道当时在围观的玲玲有没有因为沼气池的爆炸而受伤,想到这,平娃忍不住流下悔恨的泪水,把手伸向下体,开始手冲。但没冲一会儿,平娃就感觉自己全身瘙痒,于是他一只手手冲,另一只手忍不住用力抓绕自己的头皮、耳根、阴部。

这时候,有人推门而入。

“羊奶来了!” 是一个陌生的中年女人的声音,平娃没想到会有人进屋,连忙放下握着下体的手,提起内裤。

“这碎娃子在干撒呢,这是要闷死自己不成!”

看到闷在辈子里的平娃,女人抬高了声音和语调,从声音中能感觉出她非常地着急,她放下手中盛着羊奶的碗,飞快得跑到平娃的床边,用力掀开了辈子。

“你是谁?”

完全暴露在陌生女人面前的平娃惊恐地朝着女人喊道。

“嘿,这瓜娃子,睡了一觉连大姑都不认识了?”

“大姑?”平娃回忆了一下自己大姑的样貌,和眼前的这个女人似乎并不相似。正当平娃想继续追问的时候,大姑发现了平娃身上新添了许多抓痕。

“跟你说了多少回了,你身上都是虱子,就算痒也不能挠,越挠越难受。”

女人强行把平娃从床上拖起,从床边的柜子里翻出药膏来,便往平娃身上的抓痕处抹。在涂药时,平娃才第一次仔细审视了一下这间屋子,家具装潢和梁家河完全不一样,完全可以用简陋、落后来形容,绝对不是2049年的产物,更像是影视剧里经常能看到的,大约是20世纪中期中国民居的样子。同时屋子的墙面上,贴满了毛主席的宣传画。

难道我穿越了?平娃突然一下子挣脱这个自称是他大姑的女人,冲到墙上挂着的印着毛主席像的日历前。

眼前的内容让平娃感觉毛骨悚然,因为日历上赫然写着今年是1968年。

平娃又看向了旁边的镜子,镜子里是一张陌生又有些眼熟的脸。

“我叫什么名字?”平娃朝女人吼道。

“这瓜娃子,装神弄鬼的,自己名字都不知道了?”

“我到底叫什么!”

“你不叫习近平你叫什么。”

……

一周后,平娃治好了身上的虱子,大姑习秋英便写信联系了北京的习近平母亲齐心,说明了习近平的情况和一些反常的事情,习秋英担忧习近平是不是中了邪,希望齐心能带他去北京的医院检查一下,看看有没有其他什么疾病。

过了一段时间,收到信的齐心便派人将习近平接回位于北京的家中。在前往北京的路上,“失了魂”整整一个月的平娃终于开始接受自己重生成习近平这件事。

这一切不知道是哪位神的恶作剧,但既然让我成为了习近平,我就要利用这幅身躯做一番事业,玲玲,我要向你证明,我能成为一个比习近平更好的国家领导人,我比原来的习近平有更多的知识,我从知乎上学到了很多治国良策,只要利用这些网上学到的知识,未来一定可以突破美帝国主义的封锁,实现让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原本的习近平做不到的事情,我都可以做到!

抱着这样的觉悟,平娃一路上都在观察、学习这个时代的常识以适应这个时代。

几经辗转,平娃回到了习近平在北京的家,是一位40多岁的妇人开了门,这就是习仲勋的夫人,齐心。

齐心见到分别已久的儿子,很是激动,摸着儿子的脸就问了一大通问题。平娃没有习近平的记忆,只能来回说几句车轱辘话应付过去。等到齐心问道自己的精神问题,平娃解释道“这你是听大姑说的吧,我没什么事,好得很,你看我一天一碗羊奶,都吃胖了。”

“看着是胖了点了,你原来那样子真是吓死我了。总之,没事就好,妈也没空再照顾你了,你是大孩子了,今后要自己保重。”

“欸,怎么回事?”

“就因为你爸的原因,妈过几天就要带着你弟弟去河南省的五七干校劳动改造,你的两个姐姐都已经下放到生产建设兵团了。”

文革时期,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被打为反党分子,目前正在北京卫戍区“监护”。因为没有和习仲勋“划清界限”,齐心和习近平的弟弟习远平作为其家属,都要下放到河南省黄泛区的五七干校接受劳动改造,而根据历史记载,习近平也即将接受号召,前往延安市延川县文安驿镇公社梁家河大队,也就是平娃的老家进行“插队”。得知马上就有机会看到过去的家乡是什么样子的,这让平娃很是激动。

过了几天,在送别齐心和习远平后,平娃回到了北京二十五中上课。

习近平原先就读的八一学校解散后,本应该上小学六年级的习近平被分配到了北京二十五中继续学业。

一进学校,平娃就感觉到了一股肃杀之气,比起学校,这里更像是黑社会约架的地方。1968年,正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得如火如荼的时候,而平娃就读的北京二十五中就是北京红卫兵的大本营。平娃走进自己的班级,教室里的同学们没有人跟平娃搭话,都用鄙夷的眼神看着这位“反党分子”的儿子,而平娃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座位是哪一个。

就当平娃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他突然发现,教室的一角,坐着一个气质和其他人明显不同的少年。少年的课桌上摆着一副围棋棋谱,似乎是在自己和自己下棋。

“秀策的小角!佐为常用的定式!”

作为一名日漫爱好者,平娃一眼就看穿了少年用的围棋定式,并脱口而出。

围棋少年听到声音抬头看了一眼平娃,然后接着低头下棋。

不好,遇到个高冷的了,正当平娃想撤退,换个人问自己座位在哪的时候,没想到这围棋少年一边下棋一边和平娃聊了起来。

“你这几个月是回去研究围棋了?秀策的小角都认识,看来进步很大嘛,要不咱们来一局。”

自己的围棋知识都是《棋魂》里看来的,而且平娃也就懂“秀策的小角”一个定式,面对围棋少年的挑战,平娃不知道如何是好。

“话说佐为是谁,日本人?”围棋少年又问道

发现自己刚才不小心说出了一个当年不存在的日本动漫人物的名字,不知道该如何解释的平娃更加慌乱了。

“哟,是近平啊,好久不见,咱‘三平’时隔数月终于又合体了。”这时候又有一个人凑了过来。

三平,意思是我们三个的名字都有个平字?似乎这两个同学都是习近平的铁哥们,平娃没有习近平的记忆,只好尽可能表现得自然。

这时候早操的铃声响了,吵闹的班级马上恢复了秩序,早操开始前,在红卫兵的带领下,二十五中的每个学生都跟着卖力高喊“毛主席万寿无疆,林副主席永远健康”。唯独这“三平”,似乎是这个学校的异类。平娃是因为第一次喊比较懵逼,而身边的两个人,下围棋的那个喊得有气无力,另外一个则只喊“毛主席万寿无疆”不喊“林副主席永远健康”。

后来,平娃才知道,身边的另外两个“平”,一个是开国上将刘震的儿子刘卫平,因为父亲被林彪迫害,所以他从不喊“林副主席永远健康”。

而另一个围棋少年,原来就是赫赫有名的"棋圣"聂卫平,平娃也是知道这个人物的,没想到能和“棋圣”在学校里称兄道弟,平娃似乎渐渐体会到重生为习近平的好处了。
22
冰棒外交 2019-11-07

8 个平论

我看好你哟
已存入巴拿马账户 :)
极度高雅(⁎⁍̴̛ᴗ⁍̴̛⁎)资磁
资瓷,建议加大力度
我自岿然不动
草生
月更吗?
恭喜恭喜,此篇文章已被选入秦城大学招生考试题!
https://mohu.pincong.rocks/article/818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