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国里当司机——刁大犬刁师傅之六百亿美元

        还是那个小学生,自从在香港一行中被交警揍得满脸是包,使一直对刁师傅怀恨在心,他那充满粪怒的杀意似乎随时能把刁大犬撕成如同PM250般的粉末。但即使怒发冲冠,内心也要岿然不动。小学生想到了一个绝佳的点子在众人面前刁难刁师傅,不仅在于让刁大犬丢脸,关键在于让刁大犬丢脸。

        一天,刁师傅哼着愉快的小调(在习亡的田野上),亲自拜访那曾经培育他多年,充满着欢声笑语与淡雅书香,待他如同一只母狗哺育着一只不强自息还只会做大犬梦的小奶狗,有着无数书单的清华大学。

        一说到狗,刁师傅便想到自己的名字——大犬。因为自己当年扛百斤麸兮肩不换,行十里路兮气不喘。高如牛马,壮如虎熊,而自己也聪明得跟头熊一样,扛这么重的东西都不换肩,熊是大型犬类,因此刁师傅得名大犬。

        尽管刁师傅没上过高中,但仍挡不住他对知识的追求以及对书籍的热爱。刁大犬总是早早地起来突开图书馆的大门,扛着数本包含着古今中外的世界名著,在借阅室正中央定于一尊地认真阅读。此人连看两百行字,翻十页书,他不眨眼,一天看一千本书。刁大犬认真学习的态度被众清华学子誉为“岿然不动的梁家河大图书馆”。刁师傅此行正是因此而来,回到那时自己待过的借阅室,重忆青春时的那份荣光,就像毛腊肉那样“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结果却被在清华大学图书馆等候多时的小学博士逮个正着,刁师傅却毫不知情地落入他的圈套。同样是作为小学生的母校,但他比刁师傅更加精甚细腻地了解这里。

        “哟,区区梁家河扛麦郎也曾来这里上学?还自称青年时代读了很多书,该不会了读了一堆没用的书名吧!”小学生不屑地嘲讽道,仿佛把自己当成了一位颐指气使的教师爷。

        “我呸!你个吃饱了没事干的小屁孩,哪来的勇气对我指手画脚。当年这里的每一本书我都了指如掌...哦不,是了如指掌,甚至倒背如流。我青年时代就读过《麦克白》《奥赛罗》《李尔王》《第十二夜
》《罗密欧与朱丽叶》《仲夏夜之梦》……我还读过克雷洛夫、普希金、果戈里、莱蒙托夫、屠格涅夫、陀思妥耶夫斯基、涅克拉索夫、车尔尼雪夫斯基、托尔斯泰、契诃夫、肖洛霍夫、 普希金、莱蒙托夫、屠格涅夫、契诃夫、陀思妥耶夫斯基、托尔斯泰、奥斯特洛夫斯基、 老子、孔子、庄子、孟子、屈原、王羲之、李白、杜甫、苏轼、辛弃疾、关汉卿、曹雪芹、鲁迅、郭沫若、茅盾、巴金、老舍、曹禺、聂耳、冼星海、梅兰芳、齐白石、徐悲鸿、 霍桑、朗费罗、斯托夫人、惠特曼、马克·吐温、德莱赛、杰克·伦敦、海明威、 莱辛、歌德、席勒、海涅、巴赫、贝多芬、舒曼、瓦格纳、勃拉姆斯、 拉伯雷、拉封丹、莫里哀、司汤达、巴尔扎克、雨果、大仲马、小仲马、莫泊桑、罗曼·罗兰、萨特、加缪、米勒、马奈、德加、塞尚、莫奈、罗丹、柏辽兹、比才、德彪西、乔叟、弥尔顿、拜伦、雪莱、济慈、狄更斯、哈代、萧伯纳、透纳……等人的作品”

        “哈哈,你个富平衣逼,还说你背的不是书名,现在你不正是一串书名脱口而出吗?”刁师傅这一睿智的答复引得整个图书室哄堂大笑,图书馆内外充满了快活的声音。刁师傅脆弱的玻璃心一下子碎得满地是渣,直接突开大门逃出了清华大学。

        第二天,刁师傅偷偷回到图书馆想要一本《仲夏夜之梦》和《毛腊肉思想》,结果他一到馆,所有读书的人便都看着他发笑,有的叫道,“刁大犬,你嘴上又添上新书名了!”他不回答,对管理员里说,“买两本书,再要一盘富平柿饼。”便排出八千美元。

        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念错成语了!”刁师傅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昨天亲眼见你念错了了如指掌,今天上午坐车时你还念错了乘风破浪(泼浪趁疯),倒着念。”刁师傅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念别字不能算错……别字!……读书人的事,能算错么?这叫通假字!”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疯狂宇宙”,什么“宽衣”之类,引得众人都发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刁师傅吃过半盘柿饼,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旁人便又问道,“刁大犬,你当真认识字么?”刁师傅看着问他的人,显出萨格尔王般的神气。他们便接着说道,“你怎的连半个教授也捞不到呢?上海交大的那位司机,不知比你高到哪里去了。”

        无地自容的大犬对小学生说道,“你读过书么?”他不屑地略略点一点头。刁说,“读过书,……我便考你一考。通商宽衣的衣字,怎样写的?”小学生想,包子一样的人,也配考自己么?便回过脸去,颐使气指地用中指比划了几下(衣 农 農 ),就不再理会。

        刁大犬显出极高兴的样子,将两个指头的长指甲敲着柜台,点头说,“对呀对呀!……衣字其实有四样写法,你知道么?”小学生愈不耐烦了,咧着嘴走远。

        有一天,大约是国庆后的两三个星期,图书管理员正在慢慢的记录借书的账,取下书签,忽然说,“刁师傅长久没有来了。还欠十九本书呢!”此前刁师傅陆陆续续地借了几本书,学生们才也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有来了。一个看书的人说道,“他怎么会来?……他咧破嘴了。”管理员说,“哦!”“他总仍旧是念错字。这一回,是自己满脑是粪,竟出丑到华盛顿驾校里去了。美国人面前,错得的么?”“后来怎么样?”“怎么样?先是谈贸易战的事,后来是念了‘冰棒外交’咧破了嘴,咧了大半夜,又得了心梗。”“后来呢?”“后来进了301。”“进301怎样呢?”“怎样?……谁晓得?前前后后花了六百亿美元,但也许是心梗发作死了。”管理员也不再问,仍然慢慢的算他的账。

        从那以后,乘客们就再也没有在清华大学的图书馆里见过刁师傅,但同样再也没有见过那位小学生。而有人似乎在地下器官交易市场,见到一位披着红衣的男孩被邪教教徒买下作活人祭品,之后便被痛苦的活摘了心脏,到机场送往最近的器官绿色通道,小学生临死还大吼道:“包子我操你妈!......”

共和国里当司机——刁大犬刁师傅(他要开到死)

    一带一路        二百斤麦子
    三只手合力    四无忌惮
    五将无我        六百亿美元
    七关易道        八千万美元
    九二共识        十里山路
22
冰棒外交 2019-11-18

11 个平论

改编了一下《孔乙己》,虽然我的文笔比不上鲁迅,但这个姿势水平给小学生写演讲稿应该可以吧,全文注音无生僻(pì)字的哟。(下星期可能有事,共和国里当司机系列可能会停更一周,一“乳”既往地为大家不能及时批判本人的屑作而深感痛心,我怀念你们)
共和国里当司机系列从来没有让真正的粉丝失望过
每周一更跟追番似的,不过质量还是很吼的,明年如果作者没有被精确扶贫,考不考虑出共和国里当司机第二季?春节放假期间能一周两更或两周三更吗?
别有每周更新的压力,有想法了再写,不然这个灵感堵塞了
有感而写是坠吼滴!堵塞了,一突开会喷的满脸都是的
我读过:“聂耳、冼星海、梅兰芳、齐白石、徐悲鸿、米勒、马奈、德加、塞尚、莫奈、罗丹、柏辽兹、比才、德彪西、海涅、巴赫、贝多芬、舒曼”乳包有新材料了
懂音乐的看到笑尿😂
可以考虑出一部,阿包正传~
文学带师,汝之秀,吾不及也
刁师傅第八篇安排上了~
吼啊~我仿佛已经看到阿包调戏小尼姑了~O(∩_∩)O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习奥塞斯库,岿然不动的宽衣者,不以追求贸易逆差的通商者,颐使气指的庆丰大帝,金科律玉的修宪者,疯狂宇宙中遨游的维尼熊,满嘴书名的初中肄业生,倒车中疲劳驾驶的歪脖子司机,肩抗两百斤麦子十里山路不换肩的抗麦郎,初博连读的清华法学博士,不强自息的萨格尔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