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者必须先受教育】今天我用毛思想教育了一个小白帽

三里屯是个好地方,那里满地都是资产阶级小崽子、婊子和洋人,很适合我这种红小将去刷怪练级。

我正准备朝APPLE专卖店放个全地图无差别群秒大招,突然耳边传来了一阵吵闹。

“站住!抓小偷了!”一个身材堪比比♂利的穿着保安服的大汉边跑边喊,追逐着前方一个抱头鼠窜的小白帽。

我饶有兴趣地观赏着这场人民内部矛盾。小白帽回头惊恐地看了一眼,却没注意到脚下的一团阿玛尼欧罗巴洲限量版复古风毛巾被,被绊倒了。他马上就被保安狠狠地摁住,保安正准备开打……

“毛主席万岁!”小白帽嘴里突然吐出了这么一句,而且字正腔圆得很。

我登时一惊。

保安也一楞,但是马上就回应“呦,还会说毛主席万岁。但是今天你就是叫我爷爷也没用了!”

身为一个红小将的我见状就想赶紧救下这个小白帽,但是周围还有那么多反动狗,我要是暴露了自己的身份把他们都吓跑了就不利于练级了。

我回想起前几天批判研究过的封资修游戏《刺客信条·启示录》,里面的毒镖貌似很好用。于是我掏出一根牙签在红宝书上磨了磨,然后将身上的红力集中到右手,只听嗖的一声,保安不动了。他开始手舞足蹈起来,嘴里喊着“反攻……指日可待”“蛤蛤怎么还没……”之类的疯话,哼,果然也是个反动狗。我走上前去,在手上用口水写了个毛字然后扇了他一巴掌,他马上就不动了。我把保安扛起来后对围观人群说:“他是我院的一位精神病人,以前被城管打疯了,所以就喜欢穿上这种衣服打人。”我径自走去,到角落的垃圾箱里一扔,一转身我就发现刚才的小白帽跪在地上朝我磕头。

“你怎么会说毛主席万岁,莫非你也是红小将?革命无父子,你还是平身吧。”小白帽嘴里说些我听不懂的话,依旧朝我磕头。“你能说汉语吗?”毫无回应。正好我也不会说维语,但我知道狗主席会说,于是我在心中默念三遍“把别人的经验变成自己的,他的本事就大了”,开启了“红小将大脑知识共享系统”。

以下对话为维语,在本文中翻译为汉语。

“你怎么会说毛主席万岁,莫非你也是红小将?但是红小将怎么不会说汉语?”

“大恩人,我不是红小将,我就是个掏包的。”

“那你为什么在那种关头喊毛主席万岁?“

“我爷爷当年从内地回来时讲他闯荡江湖的经历,告诉我一旦遇到官府的人打你,就喊“毛主席万岁”,比怎么求饶都管用。没想到还真管用!”

我有一种智商被愚弄了的感觉,但是并没有对这位穷苦大众发火。我想他既然会说毛主席万岁,而且干的活又是惩罚那些反动狗的,大有前途啊。于是我对他说:“不是我救了你,是毛主席救了你,来跟着我当红小将吧。”

“当红小将有可乐喝吗?”

“有啊,要啥有啥。我的上司林主席是个红三代大富逼,跟着他吃香的喝辣的,共享社会主义建设成果嘛。”

“那就行。”

“不过你得先给我完成一个能力的试炼,现在去从那些反动狗身上偷个爱疯恩司爱思给我。”

“这个难度太大了,换个吧。”

“也行,那我想尝一下真正的切糕。”

小白帽无奈地笑了笑,说:“爱疯恩你要白色的还是黑色的?”


by 天枢水木i
12
冰棒外交 2019-12-07

0 个平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